Chonglang TV
!chonglangtv
help-circle
rss
  • @dudu
  • edit-2
    1M
浪人大事记
pin
2022年3月1日红迪 /r/ChonglangTV 被封 2022年6月1日红迪 /r/CLTV 被封 2022年6月6日葱岛改组 葱轮TV 上线 2022年6月21日红迪 /r/QuanLangtv 自杀 2022年6月27日葱轮TV宣布恢复/r/ChonglangTV /r/CLTV /r/QuanLangtv 所有贴子 2022年6月30日Band CLTV 被封 持续更新
4

  • @dudu
  • edit-2
    1M
新人指引
pin
APP说明https://wolfballs.com/post/27173 外网新家大全https://wolfballs.com/post/26624
4

引流狗进
pin
大手子随意,当我放屁。没进展的,不如反向引一波洋人,继承大翻译运动精神,后边出口转内销这不就有人了。 会点英文又闲的,定期上红迪/r/hanren翻车新闻或者博谈网微博谈翻译了搬过来。觉得太多的不用全翻,可以自己挑选总结,用翻译器来回翻对照原文,宁可简略不要有错译。觉得low的去翻姨选其他啥的随意。 英文苦手又不高强度玩网的,上各大平台去请大佬来。 啥都不会就闲得蛋疼的,嗯到每条贴下面魔怔傻狗就完事。 猜你们进来的多半不照做,就搁这,愿者上钩,随缘。真有要做的可以下面吱一声,不吱也无所谓,随意。
4


驳:前苏联和新中国“只用了一二十年的时间就走完了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上百年才走完的工业化历程”
所谓的前苏联 和新中国“只用了一二十年的时间就走完了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上百年才走完的工业化历程”说白了只是一种话术。 苏联的工业化本质上不就是趁着西方经济大萧条急于出口的契机,通过压榨国内农民获得的资金去购买西方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设备和技术,雇佣它们的技术人员,在本国复制出这些工厂,从而完成的工业化吗? 既然能够直接从西方搞到先进的设备和技术,傻子才会买它们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老古董,然后自己照着西方国家过去100年走的路再走一遍。那不是傻吗? 新中国不也是一样?苏联直接送最新设备和技术,或者只收个低价,并且派大量技术人员手把手地教我们,那当然用不着100年了。 注:详情参见 《静悄悄的自杀》

想搞个浪人大脑升级计划
包含如下内容: * 解构中华历史叙事,破除虚假的文明优越感 * CCP党史解读,大搞历史虚无主义 * 哲学研究,批评马克思主义 目的是 为浪人提供除姨学以外的理论支撑,升级浪人大脑

偷: [史料]大跃进事情姑娘裸胸劳动、查例假、摸月经
作者:黄司马 链接:https://www.zhihu.com/ question/19822023/answer/110187319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跃进年代,一个响亮的口号响彻神州大地:“把妇女从几千年来受家务奴役的地位解放出来!”那么,平江县是怎样“解放妇女”的呢?中央强调:解放妇女,就是解放生产力。而平江县的干部,则把这句话解释得更加直白一点:解放妇女,就是解放劳动力。从灶台和家务中解放出来的妇女,被投入到人民公社这部最大限度地榨取农民血汗的绞肉机中,她们遭受奴役,要比男劳力深重得多;她们身受的苦难,要比男劳力悲惨得多。 人民公社实行“三化”,女性按照年龄,被编入不同名称的连队:年轻的姑娘小媳妇,被编入“佘赛花”连、“杨排风”连;年轻妇女被编入“穆桂英”连、“樊梨花”连;中年妇女被编入“赛金花”连、“娘子军”连;老太太被编入“佘太君”连。宣传人民公社化的优越性时,平江干部天天把一句名言挂在嘴上:“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男同志能够办到的事,女同志也能办得到。” 当时,各地都流传这样一句口号:“鼓足干劲,赤膊上阵!”平江县的干部们很快创造出一个新口号:“干群鼓足干劲,男女赤膊上阵!”并雷厉风行地在全县推行开来。这个“共产主义新生事物”,并不是平江县干部们的独创。在湖南、河南、山东、湖北、河北、甘肃、浙江等地的一些档案馆,我们还能够找到这方面的原始材料。但是,像平江县的干部们那样大张旗鼓地召开现场会、后来上报中央而受到批评者,平江县是独此一家。 据当时县委的材料称:当时一些公社都搞起了妇女赤膊上阵。但是,正式提出“大搞妇女赤膊运动”的首创权,是东方红人民公社东安大队;干活的时候要干劲冲天。干劲大怎么才能看出来呢?出了白天黑夜干以外,就是要打赤膊。男人打,女人也要打;媳妇要打,姑娘也要打!怕什么丢人呀,表现干劲大嘛!不仅不丢人,还光荣得很呢!” 东安大队党总支开会讨论后,决定召开现场会,大张旗鼓地宣传推广。1958年11月6日,东安大队全体社员大兵团作战,搞农田基本建设。工地上,男女青壮社员千余人,今天格外不一般。男人们一色的赤膊、一双赤脚;现场538名妇女中,有300多人在大队干部的淫威下,被迫脱去衣服打赤膊。 一些姑娘不愿脱衣,各连队干部和积极份子一拥而上,硬是把她们上身的衣服脱过精光。一些姑娘被脱光上衣后,转过脸去放声大哭。张炎山大怒,骂这些女人们是“给脸不要脸!这是共产主义劳动的新生事物,你们再哭丧,就是破坏共产主义!” 各队干部奉命制止那些哭泣不止的女人。副书记王XX骂道:“臭婊子!好事让你们哭坏了!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哪个还敢不拿工具搞劳动的,小心请她吃家伙!”张焰山拿着喇叭筒,站在地头上大谈“共产主义新生事物”的“伟大意义”;连队干部手持棍棒和绳索,围着赤膊的妇女们督战,眼睛刀子似的挖向女人们的胸脯上,嘴里还用劲吆喝这个出力,那个使劲。 那些姑娘媳妇的父兄丈夫们,只是在一边低着头默默地使劲干活。现场有几个姑娘媳妇想反抗,连声大喊自己的父亲或丈夫,要他们快来“救命啦!”但是,当时没有一个人上前抗争!男社员刘傅兴实在看不下去了,站出来哀求道:“大姑娘就不要打赤膊了吧?”谢指导员正在围着一个哭泣不止的大姑娘训斥,一听这话:“屁股眼里头都冒出火来,”他赶上前大骂刘傅兴“放你娘的狗臭屁!大姑娘不打哪个打?!”随即喝令:“刘傅兴,你反对大跃进,反党反社会主义,反对三面红旗!快快跟老子跪下!”一群干部和积极份子一拥而上,把刘傅兴按倒在地。刘傅兴从上午一直跪到天黑。当天罚他饿饭。 三阳公社石坪大队总支委员唐绪普,规定妇女来了月经要挂牌,并要脱裤子,经他动手摸过检查才准假。他所在的长岭生产队麻岭作业组,有11个适龄妇女,个个被他“检查”。他对长得漂亮点的,经常是一摸上手就没个完,也不管手上有血没有血。对于他看不上的妇女,他经常一听请假,掉头就走,既不检查,也不准假。这个“制度”一直坚持到1960年才停止。 1959年冬季,石坪大队劳动力调上高冲水库工地,贫农妇女洪笑英来了例假,几次请假不答应,月经流到脚背上,洪笑英实在扛不住,再次找他去请假。唐绪普不但不批准,还说她是要偷懒,当场使劲抽了她两个耳光。1960年11月29日,平江县委派驻三阳公社整风整社工作组向县委发出《关于三阳公社“五风”情况的初步综合》。该报告说:“由于唐这样,全队11个妇女,犯月经病的4人,子宫下垂的2人,其他五个身体都不够好。”

改组投票
反正没啥人,又没人引流,干脆改成元冲浪TV,关注浪人圈子本身。再建个新家没啥意思,想玩的上其他大平台,元冲浪就专注浪人圈大事件,追踪各据点动态,偶尔搬点典。 投票期三天,没踩成负的就通过。
3

指俄骂支: 俄罗斯的战略文化:为什么俄罗斯会以这种方式行事
看到一篇非常好的文章,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 原文是讨论俄国的,但是内容其实也能非常好的解释桂枝的行为逻辑 不建议直接点开下面的链接,请复制到浏览器地址栏访问: https://zhuanlan.zhihu.com/p/536985795?utm_source=zhihu 俄罗斯的战略文化:为什么俄罗斯会以这种方式行事 作者:马蒂·J·卡里,芬兰前国防军情报上校。

吾日三省吾身
去Twitter引流了么,去reddit引流了么,去YouTube引流了么。人多才好玩

国家安全机关披露「境外反华敌对势力拉拢内地学生内幕」,有哪些信息需要关注?
作者:胡晓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4743871/answer/255070464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种事情在历史上发生过,而且还成功了。1917年阿芙乐尔号一声炮响推翻了俄国沙皇统治建立了苏联,以列宁托洛茨基为首的境外势力开始向全世界输送红色文化,号召世界gm,意图颠覆其他各国政权,并为此建立了一个专门的机构,“共产国际”,几年之后共产国际一度发展到全世界,在欧洲、日本、中国、甚至美国都有他们的分部机构。共产国际吸收的各国人员主要以大学教授和大学生为主,在前期主要是思想文化渗透,比如将马列主义书籍翻译成各国文字向各国的大学传播,如果有学生或者大学老师、教授被这种文化吸引就会发放路费让对方免费到苏联学习马列知识,除了文化知识还让他们学习如何带兵打仗以及如何颠覆他们自己国家的政权。为此靠近苏联的北洋政府和军阀张作霖对此类留学生进行严查搜捕,抓到一个严惩不贷。特别是靠近苏联的东北地区那更设有条条关卡,万一被搜出带有马列书籍的乘客可以直接拉回去枪毙。当时的苏联一穷二白,但是为了世界gm的野心,即使是自己国内的人饿死也要把钱省出来专门培养这些在将来颠覆他们国家政权的人,据当事人回忆,他们当时很苦,天天只能吃土豆,而苏联的农民更苦,他们连土豆都供应不足,在他们学习的这段时间总能听到苏联国内饿死人的新闻,甚至发生了厨师不肯给他们做饭说被土豆都被他们偷吃完了的事件,最后这位厨师被苏联方面带走处理了。当这批学员毕业之后,苏联方面甚至派专人去国内手把手教他们如何颠覆国家政权,除了技术、人员方面的支持还有资金、武器弹药的无偿提供,给他们发薪水,教他们如何发展组织、给他们钱让他们去雇佣军队为自己打仗,这些都是免费的,所以当时的苏联被这些人亲切地称为苏联老大哥。这种不遗余力颠覆其他政权的行为在斯大林上台后得以制止,斯大林上台后肃反运动从苏联总部扩大到各国支部,各国的支部除了要应付当地政府的审查还要应付自己党内的审查,很多分部在1930年左右的肃反后从此一蹶不振,比如日本支部,大批领导人死的死,坐牢的坐牢,今天从敌人手中跑掉,明天可能又死在自己人手中。这次肃反之后苏联很少再免费支持其他支部了,后续大部分的支持都是以贷款的形式,而不是以免费发钱发物资的形式支持,没了境外势力苏联的经费支持,许多分部基本上名存实亡了。为什么境外势力能在朝鲜、越南、老挝获得成功,而在德国、英国、美国、日本、意大利却走向了失败,如果是因为境外势力的支持力度,那么欧洲地区作为苏联的重点照顾地区这片地方却一个成功的都没有;如果说是领导人的元素,为什么有些地方可以经历很多次失败,而其他地方一两次之后就一阕不振?这些成功的地方无一不是当地政府压迫最深的地方,他们的民众宁愿冒着一次又一次地损失,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也要让别人下台,而看看德国美国地区,一两次失败后就没人愿意跟他们了,比起成功他们更难忍受失败的损失。苏联亡国亡党离现在差不多有31年,德国纳粹没击垮他,冷战时期的欧洲、美国联合起来也没能击垮他,这些境外势力的武器弹药、人数、资金等等是多么地庞大,苏联在这一次又一次的对外斗争中屹立不倒,它没死在德国纳粹手里,没死在欧洲、美国的围剿手里,却死在了苏联民众一人一票让他解体的呼声中。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3

齐晏公拜访chonglangtv
终于抵达新世界复国了

  • @dudu
  • edit-2
    1M
谁搬去鹅组哈哈哈



关于 中国的近代化始于何时的思考
《剑桥中国史辽西夏金元史》的作者忍不住发出一串“天问”:“这些征服王朝真的代表了中国社会、中国经济、中国政治制度和中国文化的‘自然’发展中的大倒退吗?没有这些征服王朝,代表11世纪宋代中国特征的高速发育的形态和合理的组织结构就能延续下来吗?它们使得某些学者所说的出现于宋代的一个‘近代时期’夭折了吗?……为什么在明代,当他们最终把蒙古人从中原驱逐出去时,仍不能恢复由宋代提供的更为高级的政府模式?相反,却继续保留了金、元时期制度发展的那么多方面,并恢复到了被所有征服者都推崇的唐代模式上来了呢?” /r/real_China_irl/comments/vma65i/%E4%B8%AD%E5%9B%BD%E7%9A%84%E8%BF%91%E4%BB%A3%E5%8C%96%E5%A7%8B%E4%BA%8E%E4%BD%95%E6%97%B6%E6%99%9A%E6%98%8E%E6%99%9A%E6%B8%85%E4%B8%A4%E5%AE%8B/ 我的回答: 因为宋代面临的整体形式比明代好得多。宋辽两国有一百多年的和平。辽人没有强烈的南下欲望。宋人也基本丧失了勒石燕然的能力。 这种情况下,宋人要面对的,只是体量小的多的西夏。不需要整体动员,自然放松了对社会的控制。 明代则因为辽金元的征服,反思否定了宋代的路线,因为他要直接面对北方的威胁。

批判权蛆:我的一张密密麻麻小字报
u/flajjimier 我打小就爱冲浪,但在网上和人吵架不痛快的历史很短,也就是这半年给我的新鲜体验,让我的心态巨爆炸。 碎碎念开始,没有中心思想,语文做题车厘子滚。 我的心态爆炸的点: 一,陷入了“活在别人眼中”的车厘子狂热,为了证明自己而胡说八道,虚荣矫饰,反而使自己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具体表现为跟风瞎骂。之前大家都讨厌文一婷,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文表现的很女流氓,我就觉得“啊,终于发现别人为什么讨厌你了”,但实际上人家喜欢开黄腔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当时我居然气的把她拉黑了。我完全魔怔了,就是一种潜意识的“融入”大家的努力。 这种主动身不由己扭曲自己导致的羞愧我从小就觉得,看了《三重门》后我发现原来这是普遍现象,就是从初中高中开始,大家就开始互相炫耀读了多少书,考了多少分,乐此不疲,实际上几把毛意思都没有。 之前看明朝人张岱的《夜航船》里他说过一个笑话,就是一个和尚在客船上看到几个儒生上船高谈阔论,疑似高级知识分子,他吓得蜷缩起来一整夜给对方让位。结果好像一个儒生说尧舜是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和尚笑了说“哈哈,既然如此我先伸伸脚了”。就所有人古往今来都有这种装扮欲望,我这表现估计也是一代人的不少见的现象了,也不完全是坏事,虚荣心、获得肯定的欲望是学东西的一大动力。然后我因为自己有这个,所以容忍别人这个。 而且中国人最可怕的就是把正常的人性,这种中性的缺点,贬低为十恶不赦的东西。在课堂上谁说了不完善的意见,就会被窃窃私语“这傻逼……”、“他有病吧”,搞得所有亚洲人都特别羞涩特别shy,不敢表达自己。 表现就在很多权蛆和精神权蛆一副优越嘴脸,动不动封禁别人骂别人,不能容忍多元化,不能享受多元化。 兴平这个人就是整个中国文化的浓缩典型,他就是少说少错,一句有用的话都不说,永远用官样文章传达背后的信息,让你猜,他随时可以推翻,“啊,我那不是暗示,我那就是字面意思”。中国人少说少错,就必然从众,只敢复读经过公众承认的烂大街意见,就像无脑的毛毛虫一样只敢跟着前虫的痕迹爬行,最终就显得很弱智,就是生产赝品。最终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傻逼兮兮的人因为不说话反而成为最后赢家,因为中国人喜欢嫉妒别人,喜欢专制的压迫别人的表达权,“枪打出头鸟”是中国人的人生智慧,毫无意义的内斗的人生智慧,只会损人损己。 整个社区发展一会后就会高度趋同,因为党同伐异,稍微有点不同的意见就被狂踩+狂喷乃至于狂封了。 就现在西方很多保守酸儒,让中国人发现了以后特别高兴,就感觉大清朝的那些死爹烂马的东西原来西方发达国家也有而且也饱受赞誉,我们只需要恢复三千年文脉就一切万事大吉了。 ———————————————————————————————————— 二,小团体里其他人被群体霸凌,我不敢为被霸凌者发声,这让我心态扭曲到行为失衡,我的整个价值观在当时完全扭曲了,就,人知道道理很容易,但真要是在自身的生活里实践就很难。(浪友群体里的霸凌真的随处可见) 权蛆发癫就是一种非常可恶的霸凌事件。 比如一个人被胶sub踢了,原因就是管理员在小团体群里好像是玩梗似的说了句“不喜欢男同”,发展到后来直接因为”男同滚“把人踢了。 估计也没有申诉的可能了,就是因为你不喜欢我,然后你把我踢了,我和sub里其他人玩也不行了,即使不跟你玩也要必须达成【你喜欢我】这件事,我才能和别人玩。这在防区也是,mod横亘在网友之间,颐指气使,不许申诉。我申诉了两次,第一次mod说你许诺不玩浪系我就让你回来,我起初无法割舍,后来quanlangmod知性大发把我封了,我就心想回防区了,结果防区说”暂不处理相关申诉“,给我说官话,就本身几万人的小社区,搞得架子很大。 我估计会有车厘子说”你这傻逼当初让你回去你不回去浪sub把你封了你又想回去哪有这种美事“,这种车厘子就活着就想吃屎,他觉得上个网不被封是一件非常幸福以至于要送妈妈去死来换,这种车厘子下贱的不可救药。 就一个中国的典型小团体是怎么样的呢?所有新人、初学者没有人权,必须低三下四。为了融入这个小团体,会加倍皈依者狂热附和老人的意见,“哥,你说的真对”。“绷,确实”。 中国人就爱这样,为了融入,就说言不由衷的虚假的东西来确认彼此的一致性。然后所有小团体都演变为社交为主,没有任何一个团体可以摒弃人与人社交,达成意见与意见社交。 就搞得很多上网冲浪的人没有尊严,为了融入社区要改变自己,还不够,稍微有点不像就要被踢,即使我善意的表现出我愿意遵从社区要求的姿态,还是不行,就必须得是一生下来就完美符合社区要求。 还有一件事就是小团体里几个人骂一个人。我最烦就是几个人骂一个,捉对厮杀还行,几个人骂一个就是纯纯的车厘子行为。然后我身为群主没有站出来,我甚至告诉自己事不关己,像极了日俄战争时的大清政府。所有的浪系sub都喜欢群体骂一个,当没有这“一个”可骂的时候,你会发现该社区存在几个人,他们实际上是被所有人看不起的,他们由于孤独等因素却无法离开这个社区,成为别人的负能量倾泻区。 这个我就不点名了,这种动物界的社交状态是中国人常用的,制造了很多可怜人,在杀人。 之前在网上遇到过这样的事。群主抄袭了别人的东西,被别人进群骂,然后双方吵个不停,最后群主开始踢人。然后我们有人不分青红皂白安慰群主,只是因为我们在网上是熟人,说”别理他们,你看他们有点素质吗“,我也觉得任何事情都不该上来骂人,甚至我感觉义愤填膺。我当时心态变化很剧烈,但加入指责群主的一方是我没有想过的,我深知那会让我被踢。 实际上被踢真是一件再轻巧不过的事情了,几乎不损失什么。跟中国人社交你需要做好两种准备: 第一,他是个品德败坏的人,你很快认清了他,这时候你需要割舍这份友情/网络情谊,很痛苦 第二,他是个品德败坏的人,他开始咬你,很痛苦 主要讨论的是第一点,就是说你不要对车厘子产生过高的期待,当断则断,其实没什么。不要因为这点b事加深你的认知错乱,侮辱你的品行。 普通人也要有品行,所有人都要做一个品行好的人,这是最基本的。中国人最喜欢说“你个小几把谈什么品德”,他们觉得穷人、弱者等不配谈品德,这种人你不要听他的,一定要敬而远之。 总之,很多人对神权祖国失望,跟着不承认一切类似于瓦房店宣传的好行为,比如友善、遵守秩序、尊重他人等,因逆反心理去虐猫虐狗各种无底线,这本身还是没有逃离祖国的一体两面,就是被祖国拆毁了但没有建立自己独立的道德观念。 然后你可能没底线到30岁幡然醒悟了,但被你恶心过的人事实上是存在着的,这痕迹可不是一笔勾销了。就像今天防区创始人被防区封了后说的那段话,”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过程”。所有人20岁时都坏,世界上永远存在百分之多少多少的坏人,所以永远有个洞,这个国家永远有几千万粉红作为基本盘,00后老了10后又大国崛起起来了。 新陈代谢,你老了你改了,有什么意义?你已经完成你那一棒的职责。如果不能在那个时刻改变,后来改变是没有意义的。你就必须在20岁时不能是个粉红,否则你30岁时清醒了没有意义。

![](https://wolfballs.com/pictrs/image/8ac7fade-cddf-4df8-980a-ab2beba50826.jpeg) ![](https://wolfballs.com/pictrs/image/3230a67b-6c81-4277-ae54-e7dfc74435a2.jpeg)
3

老毕凳耍疯咯
https://pomf2.lain.la/f/sm5s0v18.mp4
1

我这一生漂泊四方,辗转反复,流落他乡。 这里是浪人的家

  • 0 users online
  • 1 user / day
  • 1 user / week
  • 1 user / month
  • 9 users / 6 months
  • 13 subscribers
  • 36 Posts
  • 38 Comments
  • Modlog